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专题报道 法苑文化 廉政专栏 法庭内外 法学沙龙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欢迎您访问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 法苑文化 >> 正文
 

家文化之亲情——从这里到永恒(二)


从这里到永恒

立案庭 龚永梅

来巴中工作快三年了,难得回家几次。离家越远,时间越长,对家人的思念、牵挂、惦记就埋得越深,日子久了,这种情感就会在心里慢慢地打上一个结,这就是离家在外之人的亲情结。

睡梦中,还是外婆坐在床头轻呼我起床的情形,还是高二那年一个酷热的天气里外婆走路到学校给我送眼镜的情形,这样的场景直到现在仍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为了跨过高考这根独木桥,家人的付出与努力远比我想象的要多。梦醒了,坐在床沿上,我开始回忆学生时代我与家人的故事,如电影快进模式一般,外婆、外公年迈的步伐和疲惫的身影在我头脑中飞快地闪过。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心目中的“中国尴尬期”,社会贫富差距大,新闻联播里满是经济繁荣发展的和谐景象,我家却还是竹篱和泥巴的老房子。为了解决我们姐妹的生活和教育问题,没读多少书的爸爸妈妈选择南下打工,后来……外婆说爸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妈妈还是一直在外打拼,高考那天妈妈回家了,那时的记忆里,妈妈好像在我十八年的青春里没有出现过几次。

直到上大学离家的那一天,我整整跟外婆外公生活了十七年。小时候条件差,没有玩具、没有游戏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对于很多事情都记地不那么真切了,也许是没什么美好的回忆,也许是真的记性不好,但我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家人已经尽力了,他们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并没有让我吃苦”。我没有别人家孩子充满欢声笑语的童年,脑海中时时充满的总是两位老人拼命劳作的身影和那布满伤痕的双手。

外婆,是我每每想起心中都会荡起一丝酸楚的人。她个子本来就小,岁月的无情、生活的艰辛让她再也直不起腰杆。她坚强,她勤劳,她节省,她有太多太多的优良品质。高三那年,学习任务重、压力大,外婆为了给我腾出更多的学习时间,没让我自己骑车回家吃一顿中午饭,她总是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厨艺”变着法儿做菜给我吃,而且是走四十分钟的路程给我提到学校,还次次都赶在我十二点下课前送到,无论雨下多大,无论阳光多毒。这样的故事在外婆身上还有太多太多。

上大学后我就离开了家,离开了我挚爱的家人。大一那年我拥有了生命中的第一部手机,拿着舅舅的这份礼物我迫不及待的拨通了家里的座机,听到老人声音的那一瞬间,我差点崩溃,长这么大,自己真的第一次离家了……

201310月,我来到巴中。命运的安排让我留在了这里,直到现在,还有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我都在这里。在这里,我开始了人生的新起点,我的工作,我的“新家”。是的,我可能要在巴中扎根了,我的家,我的家成了远方,但我的家人永远是我心里的那股暖流、那丝安慰。

外婆和外公已经七十多岁了,早都已经过了应当休息的年纪,但地里地外还是他们忙碌的身影,他们放不下对土地的眷恋,放不下收获时的满足感,哪怕劳作已经让他们伤痕累累。工作后,偶尔周末回家两天,能和老人共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五小时,天没亮他们就出门了,中午回来匆匆忙忙一顿饭没有午休又走了。一大把年纪住在城里还赶十几里路天天在城郊“开荒”的,于我而言,外婆是“第一人”了,谁的劝也听不进去,根本停不下来。

他们还是那么操心,操心完儿女又操心子孙,他们希望子子孙孙常绕膝下,但又不得不忍受孤独,因为子孙自有子孙福,长大了又会有各自新的家,而他们只是家人中的一部分,这就是老人。

诗人纪伯伦说过,“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他们借助你来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对于老人而言,这或许就是最大的伤悲。我们都不在身旁,也无法永远陪伴。

身在异乡,心中却还是充满牵绊,因为心灵深处,我和我的家人永远也无法割裂开,爱从这里到永恒。



点击数:3711 更新时间:2017/5/9【关闭窗口【字体:
  • 上一条信息:
  • 下一条信息:
  •  

    Copyright 2011 巴中中级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西段74号 电话传真:0827-5817809 邮编:636000 备案:蜀ICP备12000396号-1